讓科普場館走出“深閨”,企業能干啥

            2020-12-15 13:50:01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圖為澄江生物群的撫仙湖蟲化石 受訪者供圖

            科技日報記者 張曄

            十年前,王虎紋還是華為的一名工作人員。今天,他已經成為一名專業運營自然博物館公司——北京微創博志的創始人兼CEO。

            對于這種巨大的身份轉變,王虎紋直言是“科學教育”帶來的機遇。

            2009年,王虎紋因為工作原因和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建立聯系,他發現一個怪現象,隸屬于該所的中國古動物館展出的內容很有意思也有知識性,但卻游客稀少、反應冷清。

            沖動之下,他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一面與中國古動物館簽訂合作協議,設立“達爾文俱樂部”;一面對接北京的中小學校,依托博物館等資源開展研學活動。

            2012年,他利用夜間空閑時段,在國內首創了“博物館奇妙夜”活動模式。“我們下午5點接手入駐博物館,晚上7點活動開始,介紹古生物知識,放科普小電影,講恐龍晚上會不會復活,然后緊接著孩子們游館,尋寶答題,做石膏化石拼裝恐龍……做完這些就十點半了,我們再帶著孩子們在展廳搭帳篷睡覺,第二天一早起來自己動手做早飯,8點準時離開。”王虎紋說,這種夜游模式開創了自然科學博物館的全新體驗,也不影響博物館白天的正常開放和科研活動,迅速在市場上火了起來,“去年我們在中國古動物館開展了100多次奇妙夜活動,平均3天一場,場場爆滿”。

            十年過去了,微創博志與中國古動物館合作越來越深入,服務內容拓展到九大項目,也為博物館帶來明顯的變化,年游客量從2009年的五六萬人,上升到2019年的40萬人。

            “我們除了跟中國古動物館合作,還拓展到全國8個自然博物館,并且跟北京數十所中小學展開緊密合作,幫助學校設計科普實踐教育課程、推薦或組織參觀博物館活動。”王虎紋告訴記者,讓自然科學博物館走出“深閨”,不斷“圈粉”,除了有北京市教委對素質教育的重視、科研單位的支持、全社會對科技創新氛圍的培育,還有就是需要一支專業的團隊開展運營,用市場化的績效評價手段激勵員工。

            南京古生物博物館在2020年終于從中科院爭取到一筆展陳升級改造和支持經費,并通過招標與微創博志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開展博物館的運營合作。對于這樣一個全新的合作模式,南京古生物博物館館長王永棟給予積極評價:“有了專業運營團隊的加盟,將會提升場館的運行效能,以后我們就可以投入更多精力,來專心做好展區內容設計與更新,開發科普課程,舉辦特展巡展,把時間投入到博物館的專業建設上,而市場運營的事則交給企業去做。”

            根據合作分工,南京古生物博物館的科學咖啡廳、達爾文實驗站、科普影院、研學活動、品牌建設與市場拓展等交由微創博志負責;而展示內容設計、專業知識培訓、科普課程建設、化石標本收藏展示、科普活動組織這些工作,仍然由博物館的專業人員來負責。

            “講解接待、衛生安保、研學活動、市場開拓等工作,由專業的運營團隊來承擔,有望為觀眾提供更好的參觀體驗。”王永棟說,在獲得中科院和地方科普場館運營經費補助支持基礎上,該博物館將免費向公眾開放,把古生物專業以外的運營事項由企業承擔,不僅讓科普場館回歸公益屬性,也能夠滿足市場需求,有利于積極推動科學教育這一市場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 陳可軒
            国产亚洲日韩欧洲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