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強強聯手15年 用大豆做了一次科技供給側改革探索

            2022-02-18 07:53:03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李麗云 楊侖 滕繼濮

            深瞳工作室出品

            科技日報記者 李麗云 楊侖 策劃 滕繼濮

            視覺中國供圖

            如今,國家大豆產業技術體系已經全面覆蓋大豆產業各環節及北方、黃淮海及南方三大產區,形成完整的技術研發、集成、示范鏈條,提高了人、財、物等科技資源的利用率和產出率,全面提升我國大豆產業技術研發能力。

            時至今日,韓天富仍時不時回憶起15年前那頓飯。

            2007年底,人們對奧運的憧憬與新年喜慶祥和的氛圍交織在一起,填滿了北京的夜空。朝陽公園里的一家烤肉店里,杯中是紅酒,盤上有烤肉,可韓天富記住的并不是食物的味道,而是激動與惶惑、使命和不安。

            那一天,國家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建設試點正式啟動。從那時起,中國農業科技的供給方式邁出了改革的步伐。

            國家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的建設,以農產品為單元,以產業為主線,打破部門、區域界線,集聚全國科研力量進行攻關,直擊農業科技存在的種種積弊。每個體系都由業內知名科學家擔任首席科學家,建立了從產地到餐桌、從生產到消費、從研發到市場一體化的創新鏈條。

            飯好吃,事難辦。“新生事物到底能帶來什么變化,我當時確實心中沒底。”作為熟悉國內外產業情況和科研水的大豆專家,韓天富的擔心不無道理。

            在首批啟動的十個農產品中,大豆無疑最令人擔憂。

            大豆是古老中國給全人類的饋贈。然而,那時我國大豆產業形勢卻不容樂觀:均畝產不足美國、巴西等國的一半,科研力量、企業力量分散,育種技術更是落后。有一個順口溜,很好地形容了我國育種家們的窘境:“拿牙咬,把眼瞪;一把尺子一桿秤。”與此同時,美國則陸續開展了第三代、第四代的育種技術研發,全面進入了生物技術時代,可謂“武裝到了牙齒”,差距何其大!

            肩負國家大豆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的重任,韓天富自然對這一切心知肚明。

            “美國在科研上有先發優勢不假,我們也有我們的辦法。”韓天富說。這個辦法就是集中力量辦大事。“積力之所舉,則無不勝也;眾智之所為,則無不成也。”這就是農業現代產業技術體系的發端。

            15年來,國家大豆產業技術體系建設碩果累累,為我國大豆打好“翻身仗”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菽之變

            有這樣一種觀點,年來頗為流行:受限于耕地面積,保證玉米、小麥等主糧更重要,大豆從國際市場購買即可。

            “這肯定是片面的、不靠譜的。”韓天富說,“玉米與大豆爭地的現象確實存在,但提升我國大豆單產水和自給能力,保證食用植物蛋白供給安全,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韓天富說。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從國際市場上購買大豆總量超過1億噸,創下歷史紀錄,對外依存度達到83.7%;而當年全球大豆貿易總量也只有1.66億噸。

            更令科研人員擔心的是,我國大豆的總體水與國際先進水相比依然有較大差距。單產數據最為直觀:2007年,我國大豆畝產僅有96.9公斤;到2020年,這個數字已經提升到132.4公斤,但美國、巴西大豆均單產都超過220公斤。

            到市場上購買還是調整種植結構,的確是一道計算題,但科研人員的職責使命,就是把“做題”的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上。

            彼時,大豆專家們頗有些“待從頭收拾舊山河”的心情。

            我國是世界公認的大豆原產國。《詩經·生民》載:“蓺之荏菽,荏菽旆旆”。“荏菽”就是大豆。早在數千年前,大豆就被先民認識和廣泛種植。由于全球大豆均直接或間接地引自中國,許多國家的語言中至今仍保留著大豆古語“菽”的發音,如拉丁文(Soja)、英文(Soy)、法文(Soya)和德文(Soja)。

            20世紀二三十年代,美國從我國東北和韓國、日本大量引進大豆品種資源,開始品種選育工作;20世紀60年代,巴西從美國引進了長營養生產期品種,并著手培育適于低緯度地區氣候、土壤和水分條件的“熱帶大豆”新品種……

            從領先到落后、從出口到進口,重振中國大豆必須依賴科技創新、科技供給。而農業科技資源分散、協作不力、科研與推廣脫節、科技經濟“兩張皮”等難題就是科技供給側改革首先要面對的難題。

            農業農村部副部長、中國農學會會長張桃林曾撰文指出,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以農產品為單元,以產業為主線,從產地到餐桌、從生產到消費、從研發到市場各個環節緊密銜接、環環相扣。10余年來,該體系共取得200多項標志性成果,走出了一條符合產業特點和創新規律的中國特色農業科技發展新路子。

            回憶過去種種,親身經歷了這場波瀾壯闊的科技體制改革的韓天富感慨萬千。最深刻的變化,是科研人員不用再耍“花架子”。過去,科研的目標是“國際前沿”,票子、帽子、位子完全取決于項目。在自己的象牙塔里搞科研,不管研究的成果有沒有用,只要能搞到經費、完成考核指標就萬事大吉。

            再有,同行不再是“冤家”。原來,經費本就少得可憐,憑什么分他一杯羹?“那時每當項目申報時有外地同行來訪,我心里就不由自主地咯噔一下:如果我也接到了答辯通知,那他就是我的對手;如果我沒接到答辯通知,那他就已經把我擊敗了。”韓天富笑著說,“像現在這樣心往一處想,勁往一塊使,有了高代材料爭先恐后送給別人,讓對方進行異地鑒別和做親本加以利用,在當年是根本不可能想象的。”

            如今,國家大豆產業技術體系已經全面覆蓋大豆產業各環節及北方、黃淮海及南方三大產區,形成完整的技術研發、集成、示范鏈條,提高了人、財、物等科技資源的利用率和產出率,全面提升我國大豆產業技術研發能力,攻克了制約大豆產業發展的諸多技術瓶頸,為各大產區提供了先進成熟的技術解決方案。

            “沙場”秋點兵

            若論氣吞山河、使人壯志豪情直干云霄的場景,非“點兵”莫屬。“點兵”場景、滿懷的豪情,國家大豆產業技術體系的科研專家并不陌生。只不過,他們的戰場在東北遼闊的黑土地、在黃淮海原、在西南丘陵山區、在新疆綠洲、在祖國需要的地方……

            2021年4月,乍暖還寒時節,韓天富和蓋鈞鎰院士一起,又一次組織全國大豆領域知名專家北上集結,這次的目標是黑龍江省黑河市。黑河古稱璦琿,與俄羅斯遠東第三大城市——阿穆爾州首府布拉戈維申斯克市隔江相望。

            選擇黑河意義重大。據介紹,黑河市是我國大豆種植面積最大、總產量最高的地級市,常年大豆種植面積約占全國總量的六分之一。提升黑河市大豆生產能力,對穩定全國大豆生產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參加的“士兵”有:北安技術服務隊隊長、中國科學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鄒文秀,愛輝技術服務隊隊長、中國農業科學院作物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吳存祥,嫩江技術服務隊隊長、黑龍江八一農墾大學教授張玉先,五大連池技術服務隊隊長、黑龍江省農科院黑河分院副院長鹿文成,遜克技術服務隊隊長、黑龍江省農科院土肥所研究員孫磊,孫吳技術服務隊隊長、黑龍江省農科院綏化分院院長景玉良,九三技術服務隊隊長、黑龍江農墾九三科研所研究員張安宏。

            在這個名為“伙伴行動”的計劃中,專家力量進行了再一次整合,組建了面向黑河6個縣(市、區)和農墾系統的7個技術服務隊,每個服務隊由國家大豆產業技術體系的知名專家擔任隊長,不同學科的體系專家和縣市農技推廣專家為成員,專業覆蓋育種、栽培、土肥、植保、農機、加工和產業經濟等領域。

            如果用醫院來打比方,那么這次來給黑河大豆把脈會診的專家們無所不包,“內科”“外科”甚至“婦產科”的專家都分散至田間地頭,一起攻克黑河大豆存在的問題。

            黑河市愛輝區林豐農機合作社理事長侯文林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專家帶來的變化太明顯了。”該合作社大豆常年產量徘徊在坰產4000斤左右,通過牽手“院士專家團”,去年種植的1.1萬畝大豆均坰產超過5000斤,高出當地均產量25%。同時,減肥減藥每坰生產成本又減少800元。

            鄒文秀到了北安市,直接走進了示范戶王福貴的田間地頭。作為最終技術用戶,王福貴樂于接受新知識新技術。專家服務隊的到來,讓他覺得吃上了“小灶”,接二連三拋出自己的種地困惑。鄒文秀與組員——東北農業大學韓英鵬、黑龍江省農業技術推廣站楊微、黑龍江省綠色食品科學研究院杜喆一一為他做了詳盡解答。

            在大豆播種前期,鄒文秀帶領團隊經過充分研討為王福貴制定了因地制宜、有針對性的綜合系統集成方案,內容涵蓋選什么樣的地、選什么樣的種子、什么時間種、用什么方式種、施什么樣的肥等等。

            之后,整個種植季,團隊專家成為王福貴合作社常客。因為疫情不能來的日子,也經常微信或電話指導。“每到一個農時,還沒等我匯報,專家們就及時來電話,要我傳照片看地里的情況。”

            “這種模式的優點是可以把全國、涉及大豆生產每個環節的專家集結在一起,與熟悉當地情況的地方農技推廣人員一道,推出一個從種植到加工的全產業鏈綜合系統解決方案。”鄒文秀說。她建議,在全國不同區域進一步開展這種“伙伴關系”式的技術服務和指導工作。

            良種良法配套、農機農藝結合,以及專家們的辛勤努力,在收獲的季節得到了回報。秋收時節,黑河市各縣(市、區)的國家大豆產業技術體系7個伙伴示范田,均畝產達到250.17公斤,產量最高的黑龍江北大荒農墾集團尖山農場有限公司千畝田,均畝產272.2公斤,創造了高寒地區大豆大面積高產典型。

            在西北灌區,采用膜下滴灌水肥一體化技術,吉育86畝產達到442.05公斤,長農35畝產達到432.00公斤;在南方,大豆育種團隊選育的高產優質高效的大豆新品種中豆63經專家現場測產,畝產達336.89公斤,刷新了南方地區大豆高產新紀錄;在黃淮海地區,體系專家選育的高產耐逆大豆新品種和體系農機農藝專家合作研發的免耕覆秸栽培技術結合,在大災之年再創高產典型。在遭遇嚴重澇災的河南省新鄉市,采用免耕覆秸技術種植的鄭1307高產示范田均畝產319.29公斤/畝,實收畝產連續5年突破300公斤。中黃301示范田實收均畝產280公斤。

            “千畝示范田產量已經超過了美國、巴西、阿根廷等大豆出口國的大豆均產量,展示了新品種新技術的增產潛力,通過大面積展示示范,輻射、帶動主產區大豆單產水的提高,對穩步擴大國產大豆種植面積,振興大豆產業具有重要意義。”韓天富說。

            關于未來

            對我國大豆的未來,韓天富充滿了信心。良種是提升產量的關鍵因素之一。建立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以來,我國又陸續啟動了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重大科技專項等科研項目,開展了大豆育種聯合攻關。據統計,目前有超過100家單位參與了大豆育種聯合攻關,包括各級科研單位、高等院校、國有企業、民營企業等,基本形成了全國大豆育種網絡。農業農村部、科技部、發改委、教育部等部門在主產區建設了若干大豆改良中心與分中心、實驗室與實驗站,對改善育種條件發揮了重要作用,有力推動了大豆育種事業的發展。育種方向從單一高產型向高產、優質、抗病和專用型轉變,育成了一批優良大豆新品種,推動了品種更新,對大豆生產的發展提供了有效保障。

            另一方面,我國是大豆的原產地,種質資源豐富。作物在生長中總會遇到各種病癥、各類問題,而豐富的種質資源很有可能拯救一個品種——大豆就是如此。20世紀50年代,美國大豆爆發了胞囊線蟲病,幾乎遭遇滅頂之災。20世紀初美國傳教士從中國收集的地方品種北京小黑豆引起了科學家們的關注,利用其抗病基因進行品種選育,美國大豆產業才躲過一劫。

            1956年、1979年和1990年,我國先后組織了3次全國范圍的大豆種質資源收集,共收集和保存栽培大豆種質資源23587份。2015年之后又進行了補充征集。迄今,國家農作物種質資源庫中保存的大豆種質資源已有43000余份。

            在先進育種技術方面,國內大豆育種技術也不斷提高。分子育種、定向育種不斷獲得可喜成果。

            與取得一系列的成績相比,韓天富更欣喜的是科研風氣的變化。“開會不允許講排場,搞接送。這些符合黨的十八大精神、凈化社會風氣的有力舉措體系早就實行了。實際上,這些舉措對每個人都有好處。我去哈爾濱、南京等熟悉的城市參加活動時,通常事先不告訴對方具體到達時間,出站后自行前往,不僅為對方省去了迎來送往的時間,而且逍遙自得,低碳環保,不亦樂乎。”韓天富說。

            責任編輯: 李夢一
            国产亚洲日韩欧洲一区